A-A+

【快讯】利比亚118乘客飞机被劫,疑为恐怖组织所为

2016年12月23日 度娘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1,188 views 次

据路透社最新报道,一架载有118人的利比亚客机遭劫持,援引马耳他媒体报道,一架载有118人乘客的利比亚航空客机遭遇劫机,机型为A320,客机遭劫持后被迫降落在马耳他。报道称,机上有两名劫持者。马耳他总理表示,已经采取紧急措施。

根据小度的初步判断,本次劫机事件疑为伊斯兰国ISIS恐怖组织所为,因为目前的利比亚正是恐怖主义组织的天堂。

2016年10月20日是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•卡扎菲(Muammar Gaddafi)被杀4周年。利比亚曾经是非洲最好的国家之一,利比亚战争后陷入战乱。

1967年,卡扎菲接手利比亚这个非洲最贫穷的国家,而其遇害前,他把利比亚建设成了非洲最富有的国家。在2011年美国领导的轰炸利比亚行动之前,利比亚是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最高、婴儿死亡率最低以及人均寿命最高的非洲国家。

而今天,利比亚沦为一个失败国家。西方军事干预导致所有最糟糕的剧本在这个国家接连上演:西方大使馆人员全部离开,利比亚南部成为“伊斯兰国”(ISIS)恐怖分子的天堂,北部海岸成了移民走私中心。埃及、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均关闭了与利比亚的边界。此外,强奸、暗杀、酷刑到处存在,这是一幅烂到骨髓的国家图景。

现在,利比亚有两个互相对立的政府,两个议会,两套宣称控制了中央银行和国家石油公司的人马,国家警察和军队不复运作,美国认为目前ISIS正在利比亚广大领土组建训练营。

在利比亚西部,伊斯兰联盟武装分子占领了首都的黎波里和其他关键城市,并设立了自己的政府,驱逐了此前经过选举的议会。

在利比亚的另一端,也就是东边,“合法的”政府由反伊斯兰的政客主导,流亡在离托布鲁克1200公里之外,一无所有。西方政府允诺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会迎来民主,但这一切只是个幻影。

按照流行的观念,西方媒体称卡扎菲时期的利比亚为“军事独裁”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,利比亚是全球最民主的国家之一。

卡扎菲时期的利比亚有一套独特的直接民主制度,传统的政府机构遭废除,权力通过各种各样的委员会和人民代表大会直接属于利比亚人民。

利比亚远非个人掌权,而是权力高度分散的社会,被划分为若干小社区,他们基本上是一个国家内的“小自治国”。这些“小自治国”管理本地区,对一系列问题如支配石油收入和预算内资金等拥有决策权。这些“小自治国”的三个主要实体是地方委员会(Local Committees)、基层人民代表大会(Basic People’s Congresses)和行政革命委员会(Executive Revolutionary Councils)。

其中,BPC相当于英国的下议院或者美国的众议院。不过,利比亚的BPC并不仅仅由选举的代表组成,代表人民讨论和提议立法,而是所有利比亚人都可以直接参与其中。利比亚全国设立了八百个基层人大,所有利比亚人自由参与,对预算、教育、产业和经济等所有重大议题发表意见。

2009年,卡扎菲邀请《纽约时报》去利比亚花了两周时间观摩利比亚的直接民主。一向批评卡扎菲民主实践的《纽约时报》承认,在利比亚,民主的目的是“每个人参与每个决策……成千上万人参加当地委员会讨论议题,就包括对外协议和修建学校在内的所有事情投票。”

西方民主制度和利比亚直接民主的根本不同在于,利比亚允许所有民众直接发出声音,不是通过数百富豪政客组成的国会,而是通过数百个委员会,普通民众均可参与。因此,卡扎菲时期利比亚远非军事独裁,而是非洲最有民主气息的国家。

在许多时候卡扎菲的提议被民众在基层大会投票反对,而相反的提议得到批准,并写入法律。例如,利比亚多次提议废除死刑,推动家庭学校替代传统学校,不过人大会想保留死刑和传统学校,结果后者获胜。类似的还有2009年卡扎菲提议废除中央政府,并把所有石油收入直接发给每个利比亚家庭,但人大会否决了这个想法。

四十年来,卡扎菲促进了经济民主,利用国有的石油财富保障利比亚人的福利。利比亚人享有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,还有免费电力以及无息贷款。现在,“感谢”北约的干预,利比亚卫生部门濒临崩溃边缘,数千菲律宾医疗人员逃离利比亚,该国东部高等教育机构被关闭,曾经繁荣的的黎波里时常黑灯熄火。

利比亚不像西方那样每隔4年选举一个总统和富有的国会,然后代表人民作所有决策。普通利比亚人可以就对外、国内和经济政策做决定。

美国2011年的轰炸不但摧毁了利比亚的民主,美国也积极扶持了ISIS恐怖组织头目埃卜•奥韦斯 贝尔哈吉(Abdelhakim Belhadj),这令利比亚民主更加无望。

美国在中东和北非支持恐怖分子有着漫长而狂热的历史,只有那些看新闻而忽视历史的人才对此感到惊讶。

冷战时代,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同极端伊斯兰站到同一战线。那时候,美国简单地看待世界:一边是苏联和第三世界民族主义,后者在美国看来是苏联的工具,另一方便是西方国家和极端政治伊斯兰,美国认为后者是对抗苏联的盟友。

从那时起,美国曾利用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抵抗苏联扩张,在印尼利用伊斯兰协会(Sarekat Islam)对抗苏加诺,在巴基斯坦利用伊斯兰大会党(Jamaat-e-Islam)恐怖组织对抗佐勒菲卡尔•阿里•布托(Zulfiqar AliBhutto),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基地组织。

我们不会忘记,上世纪八十年代,是中情局让本拉登及其创立的基地组织得以诞生。前英国外交部长罗伯特•库克(Robin Cook)曾对下议院表示,基地组织毫无疑问是西方情报机构的产品,他解释称,“Al Qaeda”在阿拉伯语中字面意思是“基地(the base)”,最初是由中情局培训、沙特出资支持的数千伊斯兰极端分子,用以对抗阿富汗的苏联人。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IS曾经有个不同的名字:伊拉克基地组织。

当前,ISIS在利比亚正以令人惊恐的速度转移,领导者正是贝尔哈吉(Abdelhakim Belhadj)。福克斯新闻最近承认,贝尔哈吉“曾经是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成员招安的对象”,他是美国推翻卡扎菲的坚定盟友。2011年,美国政府和参议员麦凯恩称赞贝尔哈吉是“英勇的自由战士”,华盛顿并给予其组织武器和后勤支持。而现在,参议员麦凯恩称贝尔哈吉的组织为ISIS,“或许是美国和我们主张的任何事情的最大威胁” 。

卡扎菲时期,伊斯兰恐怖主义事实上是不存在的,而且在2009年,美国国务院称利比亚为“反恐战争的重要盟友”。

今天,在美国干涉后,利比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不稳定火药桶,许多荷枪实弹的非国家行为体均可自由进出边界,包括图阿雷格分离主义分子,从马里国家军队那里强夺延巴克图的圣战分子,以及越来越多的由前美国盟友贝尔哈吉领导的ISIS民兵。

很明显,卡扎菲的经济体系和直接民主是21世纪富有意义的民主实验,北约对利比亚的轰炸将作为21世纪一大军事失败载入历史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

Copyright © 度娘搜搜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鲁ICP备15005183号-1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